忘憂森林身心診所

Forest Psychiatric Clinic

憂鬱與治療

| 0 comments


每個人的生命歷程都會有情緒低落的時刻。 可能是面臨壓力、重大的事件、或是關係的結束與消失,這些對於人事物的無力感或是失落,都可能引發憂鬱。 其實我們都體會過憂鬱的情緒,像是心情低落、失去興趣、精神不佳、沒有食慾、體重下降、無法集中注意力、記憶力不好等。 只是,真的生病了與一般可以接受的分野會在哪裡呢? 如果說,想法的部份會嚴重到沒有希望、無助、產生罪惡感、以及想死的念頭,以及, 這樣的情況持續達兩週以上,嚴重的影響了生活、人際關係、工作等,極有可能落入憂鬱症的範疇。 憂鬱症是個古老的疾病,有許多的心理學理論來解釋憂鬱的原因,也伴隨出現許多的心理治療方式。 比方說,在佛洛伊德的觀點,憂鬱來自於能量灌注的失敗。 依照他的想法,我們每個人都是充滿了能量,可以灌注在所關注的人事物之上。 這就好比是蒸汽機,蒸汽就是源源不斷的能量,可以推動我們的生活。 當這樣的投注力受到阻塞,甚至會反彈會來給自己的時候,就會產生憂鬱。 這樣的想法有點奧妙,所伴隨的治療就是所謂的精神分析治療。 因為心理學的派別眾多,對於心理產生憂鬱的機轉也有眾多的解釋,因此,心理治療也是呈現百家爭鳴的現象。 直到一個劃時代產物的誕生 – 百憂解,憂鬱治療開始大量的轉向生理機轉的解釋。 「憂鬱」與「藥物治療」間的關係,十分的錯綜複雜。 這是很正常的現象,即使是精神科醫師也有意見不同的。 我們普遍的概念來自,心理的困擾為什麼要藥物治療呢?

首先,我們必須要能接受「心理」與「生理」是密不可分的。 好比說,長期的壓力可能導致胃潰瘍。 相對的,長期的失眠也可能導致情緒的暴躁。 「憂鬱」的來源很多,同時也會伴隨著許多「生理」症狀。 像是失眠、體力差、食慾變化、各種身體不適。 在實證醫學中,我們也可以看到腦中神經物質的衰退。 雖然我們很不願意承認,我們的思考受制於腦的活性, 情緒與衝動控制,事實上也被腦部的活性所控制。 最簡單的例子像是失眠。 有時我們很努力的想要克服失眠,但是越努力越認真, 似乎只會讓睡前更加緊張與焦慮,反而有反效果。 這是一個心理很難克服生理機轉的例子。 這也可以去解釋,為什麼我們一直強調,不是憂鬱的人不想看開,他們不想開心、不想正向思考。 有些生理上的,腦部活性的低落,就是沒辦法自己努力變好。 更多的關懷與指責,似乎只是會產生更大的壓力。 所以「藥物治療」就是最好? 那倒不盡然。 心理治療在臨床試驗中,具備與藥物治療一樣的效用。 差別?在於改變的時間,心理治療需要比較長的時間。 還有「易感性」的改變。 以生物學的解釋而言,更科學的方式來解釋, 有些心理學家認為,心理治療的改變在於更深層的基因層級。 透過轉譯的選擇性,慢慢的對於整體的腦部產生改變。 所以建立的調適方式,改變了「易感性」, 讓個案更加可以抵禦憂鬱的發生。 所以怎樣最好? 一般多數的精神科醫師都會建議, 在「憂鬱」的生理性質強,嚴重的憂鬱與自我難以改變時, 特別是出現死亡意念、自殺想法時, 建議初期可以接受「藥物」治療。 當情緒趨向平緩,可以同時接受「心理」治療, 達到長期平穩的療效。 舉個不是很貼切的例子,但是可以參考一下~ 肚子餓可以有很多原因,血糖低是背後的生理現象。 我們可以很努力的希望不要肚子餓,但是靠意念來忍受很辛苦。 如果可以先進食,再來研究為什麼會肚子餓,要怎麼去預防, 一切會比較順利~ 我們談完了憂鬱的心理與藥物治療,如果是身為憂鬱症的個案,抑或是家屬能夠做些什麼呢? 針對憂鬱症的個案而言,我們剛剛提到的,負面的想法很難自我控制。 不需要一直對個案強調「看開一點」、「要開心」、「要正向思考」,畢竟,這些都是不容易辦到的。 有時候,個案需要的只是傾聽與陪伴,而家屬的部份,除了協助治療,能做到傾聽與陪伴就很不容易了。 憂鬱症的治療需要很多人的參與,這是一段需要你我共同努力的歷程。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