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身心診所

Forest Psychiatric Clinic

妄想 (Delusion)

| 0 comments

「有一群人一直在跟蹤我,他們化妝成我的朋友與家人,想要偷走我的秘密…」
妄想在精神科的領域內是一個很重要的議題。

妄想的種類很多,包括了像是關係妄想 (Reference)、被害妄想 (Persecution)、誇大妄想 (Grandiosity)、奇異妄想 (Bizarre) 等等。
妄想可以出現在各種精神疾病的診斷,像是思覺失調症 (schizophrenia)、失智症 (Dementia)、躁鬱症 (Bipolar disorder)、憂鬱症 (Depressive disorder)。
不過這篇文章將暫時不提及妄想的分類原則與診斷的關聯性,我們將只對妄想的定意來討論。
(要講完所有的內容,大概大家會看到睡著。)

妄想是怎麼定義的呢?
妄想的定義在診斷上分成三個要素:
第一、妄想的內容一定是假的,與事實不符。比方說,妄想的內容說到自己是火星人的化身等等。
第二、妄想的內容對於個案有很重要的意義,導致個案整天都關注這件事情,甚至是生活與工作都會受到嚴重干擾。
第三、妄想的內容是不能改變的,對於個案而言,就算把事實擺在眼前,也是沒有辦法改變。

當我們提到以上三個妄想的定義的時候,以前的實習生就會問一個問題。
「如果妄想的內容成真了,那還算是妄想嗎?」
比方說,我們真的發現火星人了,那覺得自己是火星人的個案,不就沒有妄想了?
此外,我們怎麼能夠驗證,我們的個案真的不是火星人呢?

在我們的教學個案當中有一個例子。
某個案一直覺得他的配偶有外遇,不斷的逼迫他的另一半承認他的錯誤。
在一開始,他的配偶真的沒有外遇,這個想法對個案很重要,幾乎沒有辦法停下來。
個案的生活出現困難,沒有辦法工作。
即使他的配偶整天在家,他依然會覺得他的配偶透過某些神奇的方式與外遇對象連繫。
這樣的形態符合了對於妄想的敘述。
可是,當他的另一半真的受不了這樣的情況,並且真的外遇了,那妄想的診斷還存在嗎?
因為妄想變成事實了,所以個案就沒事了?

這就要提到一個典故,瑪莎.米歇爾效應 (Martha Mitchell effect)。
在美國總統尼克森時期發生了很著名的歷史事件,水門案。
在案件爆發前,當時的司法部長 約翰.米歇爾 的太太對外宣稱總統涉及不法事件。
大家都覺得米歇爾太太生病了,她有妄想,怎麼可能總統有不法事件。
結果事實證明她不是妄想,尼克森真的有涉及不法。

所以,如果我們堅守妄想的要件就是一定是假的,那這樣的診斷就會出現問題。
第一、我們認為是假的事情,其實有可能是真的。
第二、我們不是偵探,沒有辦法去驗證個案說得是真是假。

所以這樣要怎麼辦呢?

最後我們會回歸到思考的邏輯性與對現實生活的影響。

在一個討論個案是這樣的情況。
某個案為退休老師,他一直覺得自己被國安局監控。
像是手機中常常出現的廣告簡訊,就是國安局在測試他的手機有沒有通。
他常常把手機拿去維修,要求維修人員要想辦法拿掉晶片,讓他的手機再也收不到廣告簡訊。
他的手錶也被監控了,所以在出國在機場會有人想要看他的手錶。
他覺得因為自己是國策顧問,所以特務常常會跟蹤他。
最後他選擇都躲在家中不出門。
在討論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他是單純的退休老師,沒有任何參與政治的根據。
同時,對於事實思考的邏輯性也有所欠缺。
再者,這樣的狀況對他的生活產生重大的妨害,他沒辦法去想別的事情。
即使手機維修員告訴他這不是手機遭受監控,只是廣告簡訊,他也沒辦法接受。
因此,即使我們不知道被監控是不是事實,也可以作出這是妄想的診斷。

作出妄想的診斷很不容易,也不是很輕易就可以下定論。
因為妄想往往代表了背後嚴重的精神疾患,因此,我們不會輕易的就下診斷。

下次我們可以來談談妄想的分類與各疾病容易出現的妄想類型。
敬請期待吧~

 

發表迴響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