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身心診所

Forest Psychiatric Clinic

2017-09-05
by ryoko
0 comments

治療中…家屬很重要

我們都知道在身心科的治療中,講究的是生理、心理、社會環境等三要素。
也就是說,這三個主要因素都必須要在治療中考慮,缺一不行。

在社會環境這個部分中,我們會考慮到家屬的部分。
家屬是一個重要的支持力量,除了可能與生病有關,也跟治療以及預後有很大的關係。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個身心科的專有名詞 情感表現行為 (expressed emotion)。
這裡的情感表現行為,指的是家屬針對個案表現的行為與評論方式,從這樣的行為模式,來觀察個案的病情與預後。

其中,最值得關注的,是家屬的 「高度情感表現行為」(High expressed emotion; High EE)。
什麼是家屬的「高度情感表現行為」呢?有三個面向可以觀察:批評 (Criticism)、敵意 (Hostility)、過度干涉 (over-involvement)。

批評 (Criticism) 指的是家屬對於個案的疾病或是與疾病無關的行為的負面評價。
批評如果來自於個案父母親,很可能會同時影響個案的兄弟姊妹,也會對個案產生一樣的批評。
對個案而言,除了要處理本身的疾病,還要應付來自於家屬的批評,這樣不僅造成疾病難以康復,也會讓疾病容易復發。

敵意 (Hostility) 指的是家屬對於個案的疾病或是與疾病無關的行為,出現仇恨般的態度。
比方說,家屬會覺得一切的疾病與症狀,其實都是個案可以自己控制的,為什麼不會好,只是因為個案不想努力。
這樣的家屬常常怪罪個案不解決自己的問題,不努力讓自己變好,拖累了大家。
通常有這樣家屬的個案,在與家屬溝通上就會有很大的困難,更何況要解決問題,往往得不到家屬的幫助。

過度干涉 (Over-involvement) 指的是家屬對於個案的疾病或是與疾病無關的行為,出現過多的意見與干涉。
比方說,家屬認為個案的疾病與行為與自己相關,可能是因為自己造成的,所以有深切的罪惡感。
這在一些重病個案的父母身上可以看到這樣的現象。
因此,家屬對與個案的一舉一動,都會有意見要表達,甚至是會希望個案完全依照家屬自己的想法來行動。
常常家屬基於關心的態度,就會過度的干預個案的生活,甚至是不惜侵犯個案的隱私,只是覺得自己這樣做對個案好。
這樣的「關心」、「干預」,不僅不會讓個案變好,有時為了應付家屬的侵犯性,反而會讓個案更有壓力與產生反感。

在治療上,「高度情感表現行為的家屬」往往會讓治療更加困難。
除了善意的提醒,有時甚至要將家屬也納入治療的計畫中,才能讓治療發揮功效。

2017-08-25
by ryoko
0 comments

侵犯性想法 (Intrusive Thought) 與強迫症

「當我在開車的時候,我的腦海中一直出現要我故意去撞人的想法與畫面…」

侵犯性的想法 (Intrusive thoughts) 非常常見,幾乎在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情形。
因為一般人可以控制或是中斷這樣的侵犯性想法,所以不會造成特別的困擾。
但是發生在強迫症的人身上,這樣的侵犯性想法如果表現在強迫想法 (Obsession) 上,對個案會非常的痛苦。

什麼叫做侵犯性的想法呢?

也就是一個想法,從我們的腦海中產生,但是,卻讓我們感到不悅,無法接受,甚至是非常罪惡的想法。
這樣的想法會讓我們自己感到自己的思想,像是被自己罪惡的一面所侵犯的感覺。
但是,我們又會很清楚的知道,這樣的想法是我們自己的腦海中浮現出來的。

這樣子的描述,或許各位還是非常的模糊,底下我們會開始詳細的說明。

一般侵犯性的想法,分成三個大類,侵略性 (Aggressive)、性 (Sexual) 、宗教性 (Religious)。

侵略性的想法 (Aggressive thoughts) 就如同我們所提的例子一樣,會突然出現想要攻擊別人或是傷害自己的想法。
侵略想法的範圍非常廣泛,從破壞物品、傷害他人、甚至是殺人放火等等主題,都會出現。
傷害自己的部分從自殘一直到嚴重的自殺想法,都會出現在侵略性的想法中。
一般人多少都會出現這樣類似的想法,但是都只是一個想法 (Ideas),不會在腦海中停留太久。
但是在強迫症的個案,合併有強迫性想法 (Obsession) 的症狀時,侵略性的想法就會變成非常的困擾。
比方說,在強迫症的個案的腦海中出現了要打人的一個侵略性想法,他會沒有辦法中斷掉這個想法。
打人的想法會在腦海中不斷地放大,擴張,無法消失。
個案必須怒力的抑制住自己的想法,同時會因為害怕想法成真,會有嚴重的焦慮。
因為知道這樣的想法是從自己的腦海中出現的,因此,會有嚴重的罪惡感。

性的想法 (Sexual thoughts) 也是一個非常難以令人接受的侵犯性想法。
在強迫症的個案中,如果出現關於性的侵犯性想法,也是非常痛苦的經驗。
通常性的侵犯性想法主題非常的廣泛,從在腦海中浮現的主題都是會令個案非常的難堪,覺得自已很骯髒,甚至是難以接受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想。
同樣的,強迫症的個案會因為強迫性思考的症狀,產生無法中斷掉這樣想法的焦慮與罪惡感。

最後一個常見的主題為宗教性想法 (Religious thoughts)。
宗教性的侵犯性想法,通常與褻瀆神明的想法有關。
強迫症的個案如果是一個虔誠的教徒,如果出現了宗教性的侵略性想法,會沒有辦法停止對於褻瀆神明的各種想法。
這樣的情況會非常的痛苦,並且會不斷的於自己的宗教信念起非常大的衝突,產生厭惡自己與罪惡感。

並不是每個強迫症的人,他的強迫想法 (Obsession)  的內容一定是侵犯性想法 (Intrusive thoughts) 。
但是,一旦他是,就會是個相當痛苦的折磨。

怎麼說呢?

如果說,以上所提到的想法出現在反社會人格的人身上,他可能就會因為缺乏同理心與罪惡感,就真的會去做。
因此,在反社會人格的人身上,這樣的想法對他而言,就沒有侵犯性,反而是順應他的個性。
然而,在強迫症的人身上,這樣的想法不但違反了他的原則,具備了侵犯性,更糟糕的,是具備了強迫性 (Obsession)。
也就是說你非常的厭惡,但是又沒辦法停止,而且又是從自己腦海中產生的,又會有極大的罪惡。

我們知道,強迫想法在實現的時候,會有舒緩的情況,但是會越來越嚴重。
這樣的侵入型想法在強迫症的人身上是不可能讓他實現的 (暴力、性、褻瀆宗教?當然不可能實現),所以就會沒有辦法因為實現而趨緩。

最後,很多個案會形容自己像是瘋了,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腦袋去停止一些瘋狂的想法。
通常最後會伴隨著嚴重的憂鬱與焦慮,並且影響社會與職業功能。

許多強迫症的個案會因為這樣的侵入性想法太暴力、性猥褻、或是太褻瀆宗教,不敢跟任何人提起。
並且,因為害怕別人知道自己,會選擇脫離人群,並且不敢就醫。
在治療上,藥物治療是會有幫助的。
同時,行為與認知的治療都會有所幫助。

有強迫性的侵犯性想法是非常痛苦的,還是建議要及早就醫,避免更嚴重的發展。

2017-08-23
by ryoko
0 comments

精神病? 神經病?

大家可能對於「精神病」這個名詞並不陌生。

只是,你可能不知道中文的「精神病」是一種很不精確的說法,被誤用來統稱了所有的精神疾病。

當然,這樣的說法是大有問題的,而且沒有辦法說明任何疾病。

精神科是一個非常講究細節與邏輯性的科學,對於專有名詞的定義有很嚴格的要求,這是中文很難表達很好的。

(題外話,這也是為什麼很難病歷中文化的原因,因為有些名詞都在中文下是誤用的。)

如果要泛指所有的疾病,我們可以使用精神疾患 (Psychiatric disorders) 或者是 心理疾患 (Mental illness)。

神經病 (Neurological disease) 指的是神經系統的病理性變化,產生功能性的異常或是缺失。

精神病 (Psychosis) 是一個專有名詞,使用在功能性精神疾患 (Functional mental disorder)  的其中一個分支。

我們在上一篇文章中有提到,從歷史的發展來看,功能性精神疾患 (Functional mental disorder) 畫出了一個難解的界線。

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功能性精神疾患在早期沒有辦法找出大腦可見的病理變化。

其實這樣的界線,也讓精神醫學家 (Psychiatrist) 從從神經學家 (Neurologist) 中分離了出來。

我們上次提到,精神醫學家試著從環境與人格發展中找出可能的原因。

針對精神官能症 (Nuerosis) 的部分,這樣的努力誕生了許許多多的學派,像是精神分析、人本、行為….

這些學派無不卯足全勁的試著解釋精神官能症 (Neurosis) 的產生原因與治療的方式,也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然而,針對功能性精神疾患的另一個分支,精神病 (Psychosis),所有的學派在一瞬間幾乎都被打趴了…

沒有任何一種心理學說可以用來解釋精神病 (Psychosis) 的產生,這讓精神學家、神經學家非常的懊惱。

(神經學家的懊惱除了看不到病理變化,但是又出現類似器質性精神病的症狀,變得不知道怎麼解釋。)

我們回到主題,那究竟什麼是精神病呢?(Psychosis)

精神病(Psychosis) 的定義為個案出現脫離現實的體驗,並且以常見的四種型態表現出症狀。

這四種型態分別是妄想、幻覺、僵直行為、思考型態障礙。

說到這裡,大家一定會覺得我講的越來越難理解,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外星語言了。

簡單的說,精神病是一個非常古老的疾病,我們幾乎從歷史上都可看到這樣的記載。

像是古老的歐洲,以前會出現所謂的魔鬼降臨、魔鬼附身、甚至是中古世紀的獵女巫等等,都是跟精神病相關。

台灣比較傳統的說法,像是看得到有的沒的、被鬼神控制、被附身等等,都是類似精神病的樣貌。

精神病的核心症狀就是脫離現實,超自然的體驗現象,無法用科學予以解釋。

但是,光是這樣的核心還不夠,因為許多的宗教都會有超自然的體驗,不會構成疾病。

因此,我們還要加提四種表現症狀。

妄想 (Delusion),指的是不是真實的,對個案有極度重要性,不可動搖的信念,幾乎佔據所有的生活時間。

幻覺 (Hallucination),指的是不存在於真實的體驗,可以是任何一種感官感覺。

僵直性行為 (Catatonia),指的是個案會出現恆動、恆靜、不適切的姿勢與行為動作。

思考型態障礙 (Formal thought disorder),指的是思考的型態出現異常。(這部分很艱深,可能要另外解釋)

以上的四種型態不見得會同時出現,但是單一出現就會偏向是精神病。

精神病包含了最常見的思覺失調症(早期稱精神分裂症)、妄想症、躁鬱症(是的,躁鬱症是分類在精神病)等等。

精神病困難的地方在於,沒有辦法用心理的發展理論來解釋任何一種精神病。

精神病的發作可以非常突然,沒有前兆症狀,沒有任何生活壓力。

但是一旦開始,可以完全改變個性,完全推翻原有的思考模式與行為模式,完全失去可預測性。

通常精神病對於個案都是接近災難性的影響,在生活的各方面都會出現障礙,沒有辦法維持原有的生活。

這對於早期的心理學家非常的挫折,因為,沒有一種發展理論可以適用,也就是說,沒有任何方式可以治療。

在早期,這樣的個案往往最後會回到宗教性的解釋,或者,被關在家裡,不然就是被放逐到外地。

在美國,早期精神病的個案會被關在大型的收容機構中(也就是療養院的前身),而且會是終身禁錮。

直到甘迺迪總統開始撤除大型的療養院,個案才有機會回到社會與社區。

當然,隨著科學的發展,我們也了解到精神病 (Psychosis) 的起因是因為大腦的神經傳導物質異常。

這樣的疾病不再被稱為功能性精神疾患,而是確切的大腦的病理性變化。

雖然直到今日,精神病的治療仍以藥物治療為主,但是,心理治療依舊有其扮演的角色。

精神病的患者苦於精神病的症狀干擾,也同時會有情緒的變化與憂鬱的情況。

心理治療在精神病逐漸緩解時,依舊是可以對於情緒以及所產生的生活障礙部分,進行治療。

最後,精神病 (Psychosis) 雖然不是一個單一的診斷,但是目前還是有在使用作為暫時性的診斷註記。

不要隨意的誤用精神病這個名詞,它的背後可是代表了一群辛苦奮鬥著的人們,試著想要過的更好而不斷努力著。

這篇文章不是很容易理解,如果有機會,我會在詳細說明其中的內容。

2017-08-18
by ryoko
0 comments

精神官能症 (Nuerosis) 與心理治療

繼上次我們介紹了功能性精神疾患(functional mental disorder),
這次我們要介紹的是精神官能症 (Neurosis)。

精神官能症也是一個古早的說法,隸屬於功能性精神疾患的一類。

如同功能性精神疾患的定義,在巨觀的神經生理與病理上沒有可以觀測到的顯著變化。
在定義上,精神官能症的源頭來自於壓力,像是慢性的壓力,因為適應性的不良,
所以導致精神疾病的產生。或者說,因為對於環境的適應不良,沒有能力發展出更好的適應方式,
導致人格發展上無法良好的適應。

我們可以看到精神官能症的核心症狀會集中在「焦慮」、「憂鬱」等,
這些傳統上精神與心理學家注重的主軸。
藉由這樣的主軸,可以發展出一系列的疾病,
像是強迫症、焦慮症、身心症、體化症、恐懼症等等。
這些疾病聽起來都是相當的切合我們現實生活所容易遇到的情境,產生可以預期的發展。
因此,在發展關於精神官能症的理論基礎以及治療的方式,都是我們可以容易理解的。

比方說體化症 (Somatization),因為焦慮的情緒無法宣洩,
採取潛抑的方式 (Repression) 的方式壓入潛意識中。
因為潛意識不斷地想要繞過前意義這些防衛機轉 (Defense mechanism) 的監視,
想要抒發出來,所以就會開始用各種奇怪的身體症狀來表示。
當然在古老的年代,體化症又被稱為歇斯底里症 (Hysteria),
又是精神官能症的一個分支,這以後有機會在跟大家談談。

也就是因為精神官能症的研究與學說眾多,可以執行的心理治療非常的豐富,
效果也可以預期,早期沒有藥物治療的年代,許多治療都集中在精神官能症。
像我們熟知的弗洛伊德、阿德勒、科霍等等等等,都是集中在精神官能症的治療。
當然,這也讓相對的精神病 (Psychosis)  的患者,沒什麼有效的治療方式。
一直到現代神經生理的進步,讓我們得知不管是精神官能症或是精神病,
都是與神經生理有很大的關係,才開始了藥物治療的風潮。

雖然目前我們已經不再使用精神官能症來作為疾病的分類準則,
在心理治療的領域中,還是會用到這樣的名詞。

不可否認的,精神官能症的分類與心理治療的原始理論、治療手法有很密切的關係。
一直到現在,大部份的心理治療還是會建議,要進行治療的個案還是以傳統分類的精神官能症個案為主。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問到,為什麼有些治療師或是精神科醫師會不建議個案進行心理治療。
因為如果個案是落在傳統上歸類為精神病 (Psychosis) 的領域內,
是很難有心理學的理論來解釋,並且提供治療方案的。(幾乎沒有)

以上是精神官能症的簡短介紹,下一次的文章會跟各位介紹另一個古老的大分支 – 精神病 (Psychosis)。

2017-08-13
by ryoko
0 comments

古老的名詞但是還是繼續誤用 – 功能性精神病 (Functional mental disorder)

今天想要介紹的主題是一些古老的東西,雖然還是可以看到還有在使用。
這會牽涉到一些精神科發展的歷史,大家可以帶著輕鬆的心情來閱讀(我知道不容易啦~)。

早期對於精神疾病,有一個名詞叫做功能性心理疾患 (Functional mental disorder)。
為什麼會強調功能性呢 (Functional),因為這是以器質性 (Organic) 作對比。
在古早古早以前,人們開始對於疾病產生興趣,會想要找到疾病的源頭,特別是源自於腦部的疾病。
比方說,中風的病人,語言與認知能力的下降,合併行為與動作的失常。
我們可以在腦部發現腦中組織的缺損與喪失。
像是阿茲海默症,出現了記憶力的缺損、認知功能的下降、認知與生活的退化。
我們可以在過世的人的腦部解剖中,在顯微鏡下,發現斑塊 (Senile plague)、神經糾結 (Neurofibrillary tangles) 等。
這樣的想法就會延伸到其他我們遇到的身心疾病,比方說憂鬱症、躁鬱症、精神分裂症等等。
然後,古早古早的醫學家就會遭遇困難。
這些疾病都沒有明顯的腦部病理變化,簡單的說,不管是肉眼或是顯微鏡,都沒有看到什麼東西。

這就讓神經病理學家相當的頭疼,也讓早期的心理學家與精神科醫師有很大的解釋空間。
這就產生了這兩個互相對立的名詞 功能性與器質性 精神疾患。
其中,功能性精神病又區分了 精神官能症 (Neurosis) 與 精神病 (Psychosis)。
但是,即使是這樣的分野,還是有一個灰色的地帶,是兩方都沒辦法好好解釋的。
這個部分就是 精神病 (Psychosis)。

關於精神官能症與精神病,我會在下一篇文章中再跟各位詳細討論。

我們回到功能性精神病這個主題。
因為神經病理學家無法解釋這群病人的疾病原因,至少在解剖學上什麼也沒看到,所以被定義成「功能性」。
這個意思就好像一部電腦,硬體上都沒有問題,但是就是會一直當機。
我們馬上就會想到是比爾蓋茲的問題(萬惡的微軟),一定是軟體的問題。
早期的精神醫學家也是這樣認為的。

所謂的軟體,大概就是指我們的心智功能,在運作上出現了問題。
我們的心智能力、思考、處事態度,簡單的說,都是從小慢慢的發展出來。
因此,這也是我們看到大部份的心理人格發展學說,如何解釋人的人格發展,然後為什麼出現心理疾患。
如果基於這樣的理論,當然,治療就是回歸到心理治療。

只是,這樣的想法在後現代已經被打破了。
我們的科學發展到了不需要光靠眼睛來驗證病理機轉,我們有能力證明更微小的病理變化。
包含了神經傳導物質的檢測、神經功能性的掃描、藥理機轉的驗證等。
我們目前已經證實了並沒有所謂的器質性與功能性的隔閡,嚴格的來說,一切都是神經功能性的異常。
因此,我們目前也不再使用功能性心理疾患這個名詞了。

但是,如果這樣,那所有的心理學家就要開始抗議了。
在目前的科學概念中,人並不是一個機器,完全就由大腦的神經來決定你的人生。
我們與外界互動的過程,不斷地影響著我們的思考與大腦這部機器的組成。
這個過程,如果用更科學的想法來說,就是環境會影響到基因層級的表現。
我們所學習到的人格、人生的處世技巧,都會影響到我們大腦的組成與功能表現。

因此,雖然我們不再使用功能性精神疾患這個名詞。
但是我們體認到了,我們的大腦不是一個一成不變的機器,它會隨著我們的生活而改變。
這也可以圓滿的解釋,為什麼後現代不管是心理治療或是藥物治療,都是有效的。

 

 

 

 

2017-08-08
by ryoko
0 comments

躁鬱症的躁,跟你想的不一樣

「我覺得我心情不好,很煩躁,我得到躁鬱症了嗎?」

躁鬱症是個很古老的疾病,而且,往往跟我們想的有很大的不同。
大家很容易就字面上來解釋,特別是『躁』。

中文對於『躁』就是解釋成煩躁。
所以當我們的心情合併了煩躁與憂鬱,就會被說成是躁鬱症。
事實上,這種合併躁的情況的憂鬱症,在診斷上是被歸類為非典型憂鬱症(Atypical depression)。
跟躁鬱症一點關係也沒有。

那我們所說的躁鬱症又是什麼呢?
躁鬱症的正式疾病名稱,叫做雙極性情感疾患(Bipolar disorder)。
所謂的雙極性,就是情感的表現出現了兩個極端 – 憂鬱以及躁症(Depressive and manic episodes)。
憂鬱我們都可以理解,但是這裡提到的『躁症』又是什麼呢?

我們說個案會出現兩種極端的情緒,既然我們可以了解憂鬱,那憂鬱的另一個極端其實不難想像。
極度的快樂、自我的膨脹、覺得自己無所不能、思緒飛躍、容易生氣、活動力變好、幾乎不需要睡覺…
這就是我們所說的『躁症』(mania)。

躁症通常會有進程,從個案開始出現失眠,然後逐漸的體力大增。
情緒的變化從好,然後是極度的愉悅,再來就會開始容易生氣。
思考的部分開始從腦筋變好,然後是思想飛躍,再來會出現跨大與自己無所不能的妄想。
最明顯的是行為的改變,說話變快、動作也變粗暴、不合理的瘋狂投資與花錢,幾乎無法靜止。
最嚴重的情況會陷入沈默(因為大腦速度運作過快,嘴巴已經沒辦法說出來了),
甚至會出現嚴重的聽或是是幻覺,然後跟著出現暴力行為。

躁鬱症是年輕人的疾病,好發於 20 歲上下。
根據研究,通常有躁鬱症的人,會現出現一段憂鬱的時期,再轉換成躁期。
第一次的躁症發作通常非常嚴重,家屬會覺得個案好像被附身一樣個性大變。
如果不及早治療,個案的精神狀態會越來越混亂,甚至出現自傷或是傷人的情況。
我們的經驗上,很少個案在這個階段能在家治療的(也就是幾乎都要住院了)。

躁鬱症的另一個時期是緊接在躁期之後的鬱期。
個案常常會形容自己的心情像是從雲端一下子跌落谷底。
這樣的心情巨大反差,以及不斷地在躁與鬱之間上下波動,讓躁鬱症的個案非常痛苦。
尤其是鬱的時間會遠超過躁的時間,更會讓個案容易出現自殺的想法。
(大部分的個案喜歡自己停留在輕躁的階段,心情與各種能力都是最好的階段)

臨床上我們觀察到的躁鬱症患者,像是作家、音樂家、美術家等等,如果是躁鬱症的患者的話。
在躁期發作時就會有許多超乎想像的作品,但是,一旦進入鬱期,就會工作完全停擺。

總之,躁鬱症與我們想像的有很大的不同。
第一次躁症的患者多出現在年輕人,對功能與家庭會造成極大的損害。
一定要儘速就醫治療,如果危險性過高,也必須要考慮住院。

 

 

 

2017-08-04
by ryoko
0 comments

8/5 (六) 休診公告

親愛的朋友們~
再次提醒您~
因為爸爸要接受縣政府模範父親表揚🎉🎉
於 8/5 (六)上午會休診一次~
造成您的不便,敬請原諒~

2017-08-04
by ryoko
0 comments

潰堤的世界,急性壓力症 (Acute Stress Disorder)

「在母親過世後我突然覺得自己很開心,我應該要傷心的,但是我好難控制…」

急性壓力症 (Acute stress disorder) 會出現在各個年齡層。

我們每天都會面臨壓力,但是不是每種壓力都會造成急性壓力症。
急性壓力指的是這個壓力會大到個案出現極度的恐懼、害怕、甚至是瞬間失去意識。
這樣的壓力常常是個案目睹到他人的死亡,或者是自己或他人面臨瞬間可能死亡或重傷的事件。
或者,目睹或是經歷一個極大的事件可以瞬間極度創傷個人的身心靈。

急性壓力症的定義在數天之內發生,最長不超過一個月。
如果超過了一個月以上,就會演變成創傷後症候群。

急性壓力症的表現很多樣性,甚至是令人驚恐。
個案可能在急性壓力下經歷解離的狀態 (Dissociation)。
在這樣的狀態底下,情緒的變化變得非常詭異。(Inappropriate mood)
我們可以看到個案在描述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件,但是語氣淡漠,甚至是表達出高興的模樣。
但是在同一時間,又可以看到個案眼淚直流。
感覺非常的不真實(Derealization),
好像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在看整個事件發生的經過一樣。(Depersonalization)
有的個案會嚴重到進入到失憶的狀態 (Amnesia)。

在一些更嚴重的個案,甚至會有退化的現象 (Regression and deterioration)
這樣的個案會退化到類似小朋友的階段,會有語言、心智、行為的退化行為。

然後個案會有事件在腦中不斷的重現 (Arousal),並且有逃避的行為 (Avoidance)。
因為恐懼、憂鬱、焦慮,個案也會有嚴重的注意力無法集中,記憶力退化,失眠等症狀。

在這個不管是情緒、行為、認知都嚴重受損的階段,個案變得相當危險。
是自我傷害甚至是自殺的高危險時期。

急性壓力症並不少見,但是症狀表現非常的多樣性。
千萬不要低估這個時期的危險性。
家屬除了陪伴,多傾聽,更要非常的注意跟監控個案的行為。

如果有急性壓力症,一定要儘快就醫。

2017-07-26
by ryoko
0 comments

出現幻聽很危險嗎? 該怎麼辦才好?

「我會聽到一些人在說話,特別是跟我說話,但是看不到他們在哪裡…」

在上次提到幻聽 (Auditory Hallucination) 的主題中,我們有提到了幻聽的性質與如何分辨。
這次我們要來談到幻聽的危險性評估。

幻聽可以出現在很多的生理疾病狀況下,大部分都是嚴重的疾患。
比方說,嚴重身體疾病導致的譫妄狀態 (Delirium) ,失智症、或是像是癌症末期等。
這個時候,幻聽內容反而不是評估的重點,幻聽或者更容易出現的視幻覺,反而是重病的指標。

在精神疾病部分,出現幻聽的疾病,通常也是重大的疾病。
比方說 思覺失調症 (Schizophrenia)、精神病狀態的躁症 (mania with psychotic feature)、精神病狀態的鬱症 (Depression with psychotic feature)。
這些精神疾病的幻聽內容,是值得進一步探討的,也是這篇文章想要討論的危險性評估。

幻聽的內容,在精神疾病像是思覺失調症及精神病狀態的鬱症,多是以咒罵跟批評為主。
像是鬱症的患者,幻聽會罵他、說他沒用,有時會讓個案一直處在激動狀態下。
思覺失調症的幻聽內容則會有多樣性,除了咒罵,有時會有聊天,給與指示,或甚至是禁制等命令。

危險性的評估,在於個案對於幻聽如何反應。
比方說,會因為聽到咒罵而出現反擊的動作嗎? 
或者是,幻聽的內容會給予指示,作出危險的舉動嗎?
甚至,幻聽會控制個案的思想與行為,讓他完全照著幻聽的命令作事情呢?

在憂鬱症的病人,必須小心幻聽會引導病人出現自殘或是自殺的舉動。
通常病人的反應是受不了幻聽不斷的責罵,或是幻聽建議個案早點結束生命。

在思覺失調症的病人,則必須小心病人沉浸在幻聽的世界中。
最危險的部分是幻聽會指示或是控制病人,從事危險的舉動。

幻聽本身具有相當的多樣性,並不是幻聽的出現就代表了危險性。
只是,在臨床上,除了盡力減少幻聽的頻率與對生活的干擾,我們還必須要時時監控幻聽的內容。
如果幻聽的內容開始出現變異,或是開始合併行為出現,就必須要快點就醫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