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身心診所

Forest Psychiatric Clinic

2017-06-27
by ryoko
0 comments

完美主義 (Perfectionism) 與 憂鬱 (Depression)


「很多事情我都很想要作到最好,即使老闆說不用,我也要作到最好…」

許多的完美主義者都有這樣的共通經驗,生活中的大小事都要要求完美,然後盡全力完成。
這種力求完美的生活態度,往往會在生活中造成一定的壓力。
而且,這樣的壓力不是來自於別人的要求,而是自己內心的要求。
也因為壓力的存在,所以可以推動自己把事情做得更好。

完美主義並不是不好,有許多有成就的人,都是標準的完美主義者。
然而,很遺憾的,這世界本身並不完美,所以對於完美主義者而言,生活會是相當辛苦的。
嚴重的完美主義甚至會接近強迫性人格,對於事物的要求變得相當極端。
比方說,大到事情的處理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法則,小到家裡的擺設要嚴格的按照一定的規則等。

在臨床上,完美主義者通常從小開始,並且很早期就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壓力。
一般而言,年輕的完美主義者其實問題不大,因為在能力上可以負擔。
怎麼說呢,體能、記憶力、專注力、認知能力、壓力調適度,在年輕的時候都是沒有問題的。
然而,隨著年紀增長,完美主義者的問題會開始浮現。
「不完美」這件事情開始出現在自己的身上,畢竟,體能與認知功能會逐漸的下滑。
同樣的工作,可能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才有辦法完成。
自我給予的壓力不會減輕,反而因為沒有辦法作事更快更好,壓力會越來越大。
焦慮 (Anxiety) 會開始浮現,然後廣泛焦慮族群的心理疾患都會一一出現。
隨著焦慮度的不斷升高,身體疾病也會開始,像是高血壓、心臟病等。

憂鬱 (Depression) 或許是許多完美主義者最後會遇到的心理障礙。
隨著挫折的一再發生,無法修正的事務越來越多,自我的壓力無法紓緩,情緒低落似乎在所難免。
在臨床上,許多接近退休年紀的完美主義者,很容易出現憂鬱的情形。

相信大家閱讀到了這裡,就會覺得這不是很容易解決的事情嗎?
「只要願意放棄完美,不就可以快樂了嗎?」
事實上,這是一種人格特質,一種人生的態度,不是我們說放棄,他們就有個開關可以關掉的。

在治療上,心理治療有許多治療的方式可以進行。
例如說像是認知行為治療,透過對於事物的認知了解與改變,進行行為上的改變。
這也會是個漫長的過程。

藥物治療則是會針對出現的病症,像是焦慮或是憂鬱進行藥物的症狀治療。
不過治療的核心並不是問題的本身,因為完美主義的態度如果持續,藥物只是治標不治本。

另一種想法是轉向,針對完美主義的態度,尋找生命中可以持續達成目標而不會容易失敗的事情。
在生活安排上可以多多的加入可以掌控的事物,轉移重心對於接近退休或是已經退休的個案,都會有很大的幫助。

您是完美主義者嗎?
有時還是要多替自己想想喔~

2017-06-20
by ryoko
0 comments

注意力 (Attention) 與 記憶力 (Memory)


「我覺得我最近的記憶力很差,我是不是失智了呢?」

在臨床的看診經驗中,我們很常看到記憶力變差,懷疑自己是不是失智的個案。
原則上,如果年紀還不到 65 歲,我們都會建議先考慮別的問題,比方說,專注力。

專注力分成幾個面向來看。
第一,可以專注在一件事情上的能力。
像是可以專注在念書,或者是專注在聽別人講話等等。
第二,以上的專注力,可以維持多久的時間。
像是專心念書,可以維持多久。
第三,可不可以不受環境的影響。
比如周邊有吵雜的噪音,可不可以不會受到影響。
第四,可不可以自由的選擇專注對象。
像是念書完,可以在自由的轉移到下一個專注的目標,而不會轉移困難。

專注力是認知功能中很重要的一環,如果專注力不佳,很多生活功能是會受到影響的。
好比說,我們今天想要講的主題,記憶力。

我們都有經驗從甲地移動到乙地。
像是從家裡出發到學校,或是到公司上班等等。
移動的方式很多,像是走路、搭車、騎車、開車等等。
你有曾經注意過旁邊經過的路人,他們在做些什麼嗎?
或者是,經過了哪些商店,哪些有開哪些沒開呢。

如果以上的例子,你覺得自己好像都沒有印象,也沒有記憶,似乎你也不會緊張。
因為,你沒有把專注力放在這些生活的瑣事之上,所以沒有記憶。

同樣的例子會出現在我們的生活當中。
有許多的生活小雜事,事實上我們是不會專注在這上面,也很難形成記憶。

說到這裡,很多人會有不同的意見,覺得自己明明都很多事情要專注,怎麼會記憶力不好。
事實上,人的記憶力本來就會逐漸的下滑。
而且,人的生活是越來越複雜。
從學生時代可能只要專心念書,到大學要兼顧三學分,出社會還要忙各種工作家庭等等。
當需要專注的事情越來越多,已經超過所謂專注力的極限,當然,也就沒有專注可言(很分散注意力)。
一旦專注力不足,自然事情也就忘東忘西。

在身心疾患中,有哪些疾病也會造成專注力不足,然後出現記憶力變差呢?
像是我們所知道的憂鬱症、躁症、焦慮症,都會因為專注力的下滑而出現記憶障礙。

因此,當我們下次發現自己記憶力變差,先不要急著覺得自己是不是失智喔。
首先要想到的是不是專注力下滑,然後,生活的模式要好好的檢視一下了。

2017-06-16
by ryoko
0 comments

憂鬱與治療


每個人的生命歷程都會有情緒低落的時刻。 可能是面臨壓力、重大的事件、或是關係的結束與消失,這些對於人事物的無力感或是失落,都可能引發憂鬱。 其實我們都體會過憂鬱的情緒,像是心情低落、失去興趣、精神不佳、沒有食慾、體重下降、無法集中注意力、記憶力不好等。 只是,真的生病了與一般可以接受的分野會在哪裡呢? 如果說,想法的部份會嚴重到沒有希望、無助、產生罪惡感、以及想死的念頭,以及, 這樣的情況持續達兩週以上,嚴重的影響了生活、人際關係、工作等,極有可能落入憂鬱症的範疇。 憂鬱症是個古老的疾病,有許多的心理學理論來解釋憂鬱的原因,也伴隨出現許多的心理治療方式。 比方說,在佛洛伊德的觀點,憂鬱來自於能量灌注的失敗。 依照他的想法,我們每個人都是充滿了能量,可以灌注在所關注的人事物之上。 這就好比是蒸汽機,蒸汽就是源源不斷的能量,可以推動我們的生活。 當這樣的投注力受到阻塞,甚至會反彈會來給自己的時候,就會產生憂鬱。 這樣的想法有點奧妙,所伴隨的治療就是所謂的精神分析治療。 因為心理學的派別眾多,對於心理產生憂鬱的機轉也有眾多的解釋,因此,心理治療也是呈現百家爭鳴的現象。 直到一個劃時代產物的誕生 – 百憂解,憂鬱治療開始大量的轉向生理機轉的解釋。 「憂鬱」與「藥物治療」間的關係,十分的錯綜複雜。 這是很正常的現象,即使是精神科醫師也有意見不同的。 我們普遍的概念來自,心理的困擾為什麼要藥物治療呢?

首先,我們必須要能接受「心理」與「生理」是密不可分的。 好比說,長期的壓力可能導致胃潰瘍。 相對的,長期的失眠也可能導致情緒的暴躁。 「憂鬱」的來源很多,同時也會伴隨著許多「生理」症狀。 像是失眠、體力差、食慾變化、各種身體不適。 在實證醫學中,我們也可以看到腦中神經物質的衰退。 雖然我們很不願意承認,我們的思考受制於腦的活性, 情緒與衝動控制,事實上也被腦部的活性所控制。 最簡單的例子像是失眠。 有時我們很努力的想要克服失眠,但是越努力越認真, 似乎只會讓睡前更加緊張與焦慮,反而有反效果。 這是一個心理很難克服生理機轉的例子。 這也可以去解釋,為什麼我們一直強調,不是憂鬱的人不想看開,他們不想開心、不想正向思考。 有些生理上的,腦部活性的低落,就是沒辦法自己努力變好。 更多的關懷與指責,似乎只是會產生更大的壓力。 所以「藥物治療」就是最好? 那倒不盡然。 心理治療在臨床試驗中,具備與藥物治療一樣的效用。 差別?在於改變的時間,心理治療需要比較長的時間。 還有「易感性」的改變。 以生物學的解釋而言,更科學的方式來解釋, 有些心理學家認為,心理治療的改變在於更深層的基因層級。 透過轉譯的選擇性,慢慢的對於整體的腦部產生改變。 所以建立的調適方式,改變了「易感性」, 讓個案更加可以抵禦憂鬱的發生。 所以怎樣最好? 一般多數的精神科醫師都會建議, 在「憂鬱」的生理性質強,嚴重的憂鬱與自我難以改變時, 特別是出現死亡意念、自殺想法時, 建議初期可以接受「藥物」治療。 當情緒趨向平緩,可以同時接受「心理」治療, 達到長期平穩的療效。 舉個不是很貼切的例子,但是可以參考一下~ 肚子餓可以有很多原因,血糖低是背後的生理現象。 我們可以很努力的希望不要肚子餓,但是靠意念來忍受很辛苦。 如果可以先進食,再來研究為什麼會肚子餓,要怎麼去預防, 一切會比較順利~ 我們談完了憂鬱的心理與藥物治療,如果是身為憂鬱症的個案,抑或是家屬能夠做些什麼呢? 針對憂鬱症的個案而言,我們剛剛提到的,負面的想法很難自我控制。 不需要一直對個案強調「看開一點」、「要開心」、「要正向思考」,畢竟,這些都是不容易辦到的。 有時候,個案需要的只是傾聽與陪伴,而家屬的部份,除了協助治療,能做到傾聽與陪伴就很不容易了。 憂鬱症的治療需要很多人的參與,這是一段需要你我共同努力的歷程。

2017-06-10
by ryoko
0 comments

狼來了…壞孩子的行為制約


我們都聽過狼來了的故事。
當說謊到了第三次,大人們因為覺得「狼來了」是個假訊息,所以沒有反應。
但是事實上,我們要說謊幾次,要怎麼說謊才會讓別人一直有反應呢 (誤)?

其實我們今天想要談論的話題是行為制約。
我們都聽過巴夫洛夫的制約實驗。
在搖鈴鐺的時候,同時給予狗狗食物。
當巴夫洛夫把這兩件毫不相干的事情結合在一起,產生了一個所謂的行為制約。
狗狗會知道,每次搖鈴鐺的同時,食物也會同時出現。
在這樣的模式久了之後,某次搖鈴鐺,然後我們故意的不給食物。
我們會發現狗狗會覺得食物就要出現了,然後會流口水。
這就是所謂的古典制約,即使食物沒出現,一個不相干的刺激也產生了反應。
但是精彩的在後面。
當我們連續的欺騙了狗狗幾次,搖鈴但是不給食物,這個的制約就會消失。
(簡單說,狗狗會覺得你在耍他,然後就再也不理你的鈴鐺)
這就跟說謊了幾次,然後再也不會有人相信狼來了一樣。

另一種變形的制約實驗出現在猴子身上。
我們給猴子一個按鈕,然後每次按下按鈕的時候,就會掉下食物。
一開始這樣的形況會刺激猴子,不斷的按下按鈕,然後得到食物。
可是,當過了一陣子之後,我們會發現猴子對於按鈕開始沒有很積極。
吃飽了嗎? 或許是。因為他知道這個情況會穩定地出現,不需要積極。
(每次狼來了都真的有狼出現,大概大家也都習慣了…)

可是,無聊的科學家們希望看到的不是這個。
科學家們(大部分是行為學家)希望看到的是猴子自發性的,努力的按按鈕。
那要怎麼做呢?
答案是,每次按按鈕,不確定會不會有食物掉下來。
這個沒有食物掉下來的頻率,最好沒有一定的規則。
也就是說,可能連行為學家都不知道按哪幾次會掉出食物。
這個設計真是非常的有效,讓本來懶得繼續按鈕的猴子,又持續不斷的按著。

其實,大家看到這裡,會不會有一種熟悉感。
沒錯,這樣的設計正是吃角子老虎,賭博的背後原理。

一個行為的不斷出現,並不是在於獎勵的重複出現。
就是因為獎勵是隨機的出現,必須要加大行為的次數,才能有更多獎勵。
(當狼來了的真實性是隨機的,你就會疲於奔命的去趕狼了)
所以這樣的古典制約,常常被拿來做為賭博這樣行為的背後機轉。
為什麼賭博行為會這麼難以消除,就是因為這樣的情況。

在現在的社會中,還有什麼是利用這樣的原理呢?
答案是「轉蛋」跟「抽卡牌」。
好孩子們可能還是會玩玩線上遊戲,然後就有機會轉蛋還是抽卡牌。
如果每次抽都可以拿到好東西,每次都有,每個人都一樣。
那大概這個遊戲很快就要退出市場了。
轉蛋或是抽卡牌的重點,就是在於不確定性,次數越多,機會越大。
在每次的抽獎過程中,不自覺地也被遊戲公司制約了…(猴子??)
然後,好孩子也被培養成壞孩子了。

因此,好孩子不要學喔~

 

2017-06-09
by ryoko
0 comments

投射實驗 (Projective tests)

「我覺得我看到了一個女生的側臉…」

投射實驗是來自於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其實非常常見。

我們都有經驗看著天空,看著雲,然後覺得雲的樣子很像什麼東西。
事實上雲的本質就是雲,長的像什麼是我們自己添加上去的想像。
那我們為什麼會覺得雲長的像什麼呢? 
這些形象,想當然的來自於我們的人生經驗與生活上的感受。

為什麼說投射實驗與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相關呢?
在精神分析的理論中,人存在著意識、前意識與潛意識。

潛意識儲存著我們所不願意感知道的,或是有威脅的想法與衝動。
不管是因為它本身就是如此的潛藏著,或者是,防衛機轉讓潛意識沒有機會冒出頭。
潛意識的內容是自己沒有辦法知道的。

如果自己沒辦法知道,哪要怎麼證明潛意識的存在呢?
在佛洛伊德的早年,所使用的手段包括了催眠、夢的解析、自由聯想等。
投射實驗則是比較後現代出現的一些探求潛意識的手段。

投射實驗的概要就是設計一些模糊的圖像,內容沒有一定的答案。
就像我們前面所提到的一樣,像是天空中的雲,沒有一定的形象。
然後希望在測驗中,受試者發揮自己的想像,告訴測驗者他的感覺內容。
這樣的形式,可以讓我們有機會看到受試者的潛意識,正在發揮什麼內容。

我們都聽過羅夏克墨漬實驗 (基於很多理由我不能放照片)。
羅夏克墨漬實驗中,受試者會看到一連串很多的圖片。
這些圖片有很多個是各樣的圖案,有黑白也有彩色,但是都是模糊的圖像。
受試者可以說出整張圖片是什麼,也可以說圖片的某部分像什麼。
原則上,不管是怎樣的答案,都是記錄心理歷程的重要資料。

另一個投射實驗是主題統覺測驗。(這我也不能放照片)
受試者會看到一連串很多的圖片。
與羅夏克墨漬實驗不同的地方在於,每一張圖片都有一個場景。
裡面有人,他們在做意味不明的事情,表情也都有所差異。
治療師會要求受試者說出看完這張圖片,你覺得發生什麼事情,每個人的感受與故事。
很明顯的,在闡述故事與情境的時候,就會融入受試者的人生經驗與潛意識的內容。

以上都是在治療中可能會使用的測驗工具。
但是,事實上投射實驗的應用在日常生活中遠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更多。
在網路發達的今日,我們常常可以看到許多的心理小測驗,詢問我們看到了什麼。
事實上這些都是投射實驗的變形。
只是,這些測驗的正確性與意義,其實沒有特別的標準。

另外,像是新聞也是一樣的情況。
我們看到的一則新聞,除了新聞給我們的暗示以外,投射占了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們會將我們自己的人生經驗與潛意識的想法,投射在新聞畫面上。
即使,新聞畫面只是一隻貓睡在地板上。(講流行的說法,就是腦補)

所以,你今天「腦補」了什麼嗎?
有時候重點不是在你評論了什麼事件,而是你在評論事件的時候,你所顯露出來的性格與潛意識的內容。

 

2017-06-06
by ryoko
0 comments

心理察覺能力 (Psychological mindedness)


「有時候治療師跟醫師跟我說的很抽象,我其實聽不太懂…」

心理治療分成很多種形式,主要的區分在於門派的不同。
我們比較常見的分別方式,將治療的深入性、分析性、支持性作區分,將心理治療的方式畫成一個光譜。
從左到右,治療從越深入 (不斷的挖資料,開挖傷口) 到 只是鼓勵與支持 (先填補空洞與把傷口蓋起來)。
像是精神分析,需要大量的時間、精神投入,並且拆解分析個案的深層心理,就會在光譜的最左邊。
如果是支持性心理治療,以支持跟鼓勵為主的心理治療,就會出現在光譜的最右邊。
所以,並不是每個人、每個時候都適用所有的治療方式。 (已經很難過了,大概也很難在這時候繼續挖傷口)

我們今天要提到的心理察覺能力 (Psychological mindedness) ,也跟有沒有辦法接受深度心理治療 (光譜左邊) 有關。
什麼是 心理察覺能力呢?
心理察覺能力指的是一個人有沒有能力自省、自我察覺、自我探求、個人的病識感。
同時,有沒有辦法察覺字裡行間的潛在意義,感受到情感的細微差異與複雜性。
可以認知過去事件與未來的關聯性,可以察覺自己內在與別人的動機跟意向。(同理心)
可以認知關係間的複雜性與微妙變動。
當然,還包括可以在自省間改變自我與成長。

在一些深度的心理治療中,常常要求個案必須具備上述的特點,才能順利的治療。
那我想補充的是,臨床上看到要能夠接受像是動力精神分析的人,可能還要更加要求一些。
像是具備強的邏輯思考能力,可以抽象思考,並且具備一定能力的忍受治療的挫折與沒有進展。

所以各位讀者看到這裡,不知道會不會很訝異。
其實這些深度的心理治療,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接受的。
而且以我自己的經驗,很多人大概幾次之後就會選擇放棄。
並不是治療本身不好,只是深度心理治療所要求的族群取向不是一般大眾都具備而已。

因此,我覺得把關要不要作心理治療,選擇哪種心理治療,其實很重要。
如果不能作深度心理治療,其實也可以選擇像是支持性、行為治療都可以。
所以,如果要作心理治療,請先與治療師好好的談談,是否治療會適合你喔~

2017-05-26
by ryoko
0 comments

精神科會用的集體面試


「你覺得你的優點是什麼,為什麼我們要錄取你不錄取別人?」

今天我們來聊一個有趣的話題,跟精神疾病沒什麼關係。
集體面試在精神科很常見,很多人沒有集體面試的經驗,也不知道集體面試在做什麼。

精神科在面試不管是住院醫師或是工作人員,很常採取集體面試的方式。
簡單的說,就是主考官一字排開,然後面試者也坐成一排面對主考官。
一開始都是讓每個人自我介紹,每個人大概有三、五分鐘的時間。
接下來,每個主考官都會對自己有興趣的題目一一發問。

最後一個考官,會發問這次集體面試最關鍵的問題。
「為什麼我們要錄取你?而不是要錄取現場的其他人?」

這個問題聽起來好像很好回答,但是常常就會出錯。
我們可以看到面試者有幾種情況。

第一、因為面試者很專注在自己身上,所以根本沒注意其他人說了什麼。
所以,只能不斷的強調自己的優點,但是沒有辦法回答,「自己與其他人有什麼不同」。
這樣就暴露了自己的弱點,沒有辦法觀察並且仔細應對臨場的狀況。

第二、因為考官誘導面試者去批評對手,所以有的面試者就開始攻擊別人。
過度的壓制對手,批評別人的不是,雖然讓人覺得你真的有用心在觀察。
但是,這樣的態度也會讓主考官認為,你是個不容易與同事相處的人。

集體面試不少見,許多人都會在集體面試面臨挫敗。
正確的做法,要能夠注意聆聽每一個人的優點與缺點,
在表現自己的同時,還要讚美每個人的優點,然後再以自己的優點作結。

下次再遇到集體面試,這樣就知到訣竅了吧~

 

2017-05-17
by ryoko
0 comments

幻聽 (Auditory hallucination)

「有個人一直在我耳朵旁邊說話,她一直罵我,讓我很難過。」

我們上次介紹了幻聽的生理機轉、還有鑑別診斷的假性幻聽,這次要來談談幻聽的臨床症狀。

幻聽多半出現在重大的精神疾病,比方說思覺思調症 (以前叫做精神分裂症)、嚴重的躁症或是鬱症。
在人為產生的幻聽,有可能是使用像是安非他命等毒品,或是長期刻意不睡覺等。

幻聽在個案是真的聽到聲音,生理上的原理是聽覺皮質的自主放電。
幻聽的內容很多樣性,最常遇到的是一直批評、辱罵個案,少見的則是讚美跟群體討論。
其他像是命令個案作事情、控制個案的行動、甚至是傷害別人或是自己等。
這樣的聲音往往會讓個案心生恐懼,甚至是會無法抗拒聲音對他的要求。
有的個案會以『聽到神的旨意』來解釋這樣的現象,這樣比較不會有內心上的劇烈衝突。

在臨床上,我們看到有幻聽的個案,表現的差異度很大。
有的個案可以適應的很好,完全沒有任何表像。
比較常見的是會有晃神、發呆、自言自語、奇怪的動作、不穩定的情緒。
很多個案會拒絕提到幻聽的症狀,因為這個跟現實感是互相衝突的。
如果說出來,就會被標記為生病了,因此會選擇不說。
有一些個案會變的沉默,因為幻聽的內容太干擾,讓他無法回應外界的刺激。
另外會有幻聽會警告跟控制個案,讓個案不可以說有另一個聲音的存在。
當然,最嚴重的型態就是自言自語,然後會照著幻聽的指示作事情。

在治療上,第一個會先尋找可能可以改善的病因。
比方說,毒品或是藥物的影響,還是身體機能的衰弱,出現譫妄 (Delirium, 這個以後可以再來討論)。
只要停用或是治療病因就可以改善幻聽。
如果最後是確定為重大的精神疾病,就可能要長期的服藥。
個案通常會覺得自己沒有生病,真的聽到,沒有騙人。
我們會試著安撫個案,他是真的有聽到,他沒有騙人,只是我們其他人聽不到而已。
治療的好處可以改善生活,重新回歸到自己的生活,避免更嚴重的退化發生。

2017-05-11
by ryoko
2 Comments

情緒與行為影響

「我沒辦法克制自己就是要這麼作,很難過,即使知道作了更糟糕。」

有時候我們會遇到情緒的困擾,然後作了很多不可挽回的事情。

今天我想要談的部分比較不牽涉到學術理論,只是想要談談我的個人經驗。
在這麼多年來,我遇到過許許多多的個案,有著各式各樣的情緒障礙。
很多都是有一個特定的原因、壓力、無法解決與控制的事情發生在前,然後造成情緒障礙。

我知道大家都很想要快點解決困難,然後覺得心情就會快點變好。
我也同意,當壓力減輕,很快的情緒也會變好。
只是,通常沒有這麼容易。

有時候壓力來自於無法控制的環境,或者,壓力來自於人際互動。
壓力有時與自己的個性與處理事情的方式有關係。
這樣的壓力,都不是我們想要馬上處理就可以解決的。

再者,壓力導致的情緒波動,都會讓我們的認知能力下降。
一個極度憂鬱的人,沒有辦法全盤的思考,往往這時候作了什麼重大決定,都會後悔。

在情緒尚未平穩的情況下,我都會建議先不要作任何重大的決定。
治療的第一目標適合先穩定情緒,等穩定後,再開始討論解決問題的方式。

結論就是,千萬不要在情緒不穩的時候作決定,一定會後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