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憂森林身心診所

Forest Psychiatric Clinic

2017-08-18
by ryoko
0 comments

精神官能症 (Nuerosis) 與心理治療

繼上次我們介紹了功能性精神疾患(functional mental disorder),
這次我們要介紹的是精神官能症 (Neurosis)。

精神官能症也是一個古早的說法,隸屬於功能性精神疾患的一類。

如同功能性精神疾患的定義,在巨觀的神經生理與病理上沒有可以觀測到的顯著變化。
在定義上,精神官能症的源頭來自於壓力,像是慢性的壓力,因為適應性的不良,
所以導致精神疾病的產生。或者說,因為對於環境的適應不良,沒有能力發展出更好的適應方式,
導致人格發展上無法良好的適應。

我們可以看到精神官能症的核心症狀會集中在「焦慮」、「憂鬱」等,
這些傳統上精神與心理學家注重的主軸。
藉由這樣的主軸,可以發展出一系列的疾病,
像是強迫症、焦慮症、身心症、體化症、恐懼症等等。
這些疾病聽起來都是相當的切合我們現實生活所容易遇到的情境,產生可以預期的發展。
因此,在發展關於精神官能症的理論基礎以及治療的方式,都是我們可以容易理解的。

比方說體化症 (Somatization),因為焦慮的情緒無法宣洩,
採取潛抑的方式 (Repression) 的方式壓入潛意識中。
因為潛意識不斷地想要繞過前意義這些防衛機轉 (Defense mechanism) 的監視,
想要抒發出來,所以就會開始用各種奇怪的身體症狀來表示。
當然在古老的年代,體化症又被稱為歇斯底里症 (Hysteria),
又是精神官能症的一個分支,這以後有機會在跟大家談談。

也就是因為精神官能症的研究與學說眾多,可以執行的心理治療非常的豐富,
效果也可以預期,早期沒有藥物治療的年代,許多治療都集中在精神官能症。
像我們熟知的弗洛伊德、阿德勒、科霍等等等等,都是集中在精神官能症的治療。
當然,這也讓相對的精神病 (Psychosis)  的患者,沒什麼有效的治療方式。
一直到現代神經生理的進步,讓我們得知不管是精神官能症或是精神病,
都是與神經生理有很大的關係,才開始了藥物治療的風潮。

雖然目前我們已經不再使用精神官能症來作為疾病的分類準則,
在心理治療的領域中,還是會用到這樣的名詞。

不可否認的,精神官能症的分類與心理治療的原始理論、治療手法有很密切的關係。
一直到現在,大部份的心理治療還是會建議,要進行治療的個案還是以傳統分類的精神官能症個案為主。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問到,為什麼有些治療師或是精神科醫師會不建議個案進行心理治療。
因為如果個案是落在傳統上歸類為精神病 (Psychosis) 的領域內,
是很難有心理學的理論來解釋,並且提供治療方案的。(幾乎沒有)

以上是精神官能症的簡短介紹,下一次的文章會跟各位介紹另一個古老的大分支 – 精神病 (Psychosis)。

2017-08-13
by ryoko
0 comments

古老的名詞但是還是繼續誤用 – 功能性精神病 (Functional mental disorder)

今天想要介紹的主題是一些古老的東西,雖然還是可以看到還有在使用。
這會牽涉到一些精神科發展的歷史,大家可以帶著輕鬆的心情來閱讀(我知道不容易啦~)。

早期對於精神疾病,有一個名詞叫做功能性心理疾患 (Functional mental disorder)。
為什麼會強調功能性呢 (Functional),因為這是以器質性 (Organic) 作對比。
在古早古早以前,人們開始對於疾病產生興趣,會想要找到疾病的源頭,特別是源自於腦部的疾病。
比方說,中風的病人,語言與認知能力的下降,合併行為與動作的失常。
我們可以在腦部發現腦中組織的缺損與喪失。
像是阿茲海默症,出現了記憶力的缺損、認知功能的下降、認知與生活的退化。
我們可以在過世的人的腦部解剖中,在顯微鏡下,發現斑塊 (Senile plague)、神經糾結 (Neurofibrillary tangles) 等。
這樣的想法就會延伸到其他我們遇到的身心疾病,比方說憂鬱症、躁鬱症、精神分裂症等等。
然後,古早古早的醫學家就會遭遇困難。
這些疾病都沒有明顯的腦部病理變化,簡單的說,不管是肉眼或是顯微鏡,都沒有看到什麼東西。

這就讓神經病理學家相當的頭疼,也讓早期的心理學家與精神科醫師有很大的解釋空間。
這就產生了這兩個互相對立的名詞 功能性與器質性 精神疾患。
其中,功能性精神病又區分了 精神官能症 (Neurosis) 與 精神病 (Psychosis)。
但是,即使是這樣的分野,還是有一個灰色的地帶,是兩方都沒辦法好好解釋的。
這個部分就是 精神病 (Psychosis)。

關於精神官能症與精神病,我會在下一篇文章中再跟各位詳細討論。

我們回到功能性精神病這個主題。
因為神經病理學家無法解釋這群病人的疾病原因,至少在解剖學上什麼也沒看到,所以被定義成「功能性」。
這個意思就好像一部電腦,硬體上都沒有問題,但是就是會一直當機。
我們馬上就會想到是比爾蓋茲的問題(萬惡的微軟),一定是軟體的問題。
早期的精神醫學家也是這樣認為的。

所謂的軟體,大概就是指我們的心智功能,在運作上出現了問題。
我們的心智能力、思考、處事態度,簡單的說,都是從小慢慢的發展出來。
因此,這也是我們看到大部份的心理人格發展學說,如何解釋人的人格發展,然後為什麼出現心理疾患。
如果基於這樣的理論,當然,治療就是回歸到心理治療。

只是,這樣的想法在後現代已經被打破了。
我們的科學發展到了不需要光靠眼睛來驗證病理機轉,我們有能力證明更微小的病理變化。
包含了神經傳導物質的檢測、神經功能性的掃描、藥理機轉的驗證等。
我們目前已經證實了並沒有所謂的器質性與功能性的隔閡,嚴格的來說,一切都是神經功能性的異常。
因此,我們目前也不再使用功能性心理疾患這個名詞了。

但是,如果這樣,那所有的心理學家就要開始抗議了。
在目前的科學概念中,人並不是一個機器,完全就由大腦的神經來決定你的人生。
我們與外界互動的過程,不斷地影響著我們的思考與大腦這部機器的組成。
這個過程,如果用更科學的想法來說,就是環境會影響到基因層級的表現。
我們所學習到的人格、人生的處世技巧,都會影響到我們大腦的組成與功能表現。

因此,雖然我們不再使用功能性精神疾患這個名詞。
但是我們體認到了,我們的大腦不是一個一成不變的機器,它會隨著我們的生活而改變。
這也可以圓滿的解釋,為什麼後現代不管是心理治療或是藥物治療,都是有效的。

 

 

 

 

2017-08-08
by ryoko
0 comments

躁鬱症的躁,跟你想的不一樣

「我覺得我心情不好,很煩躁,我得到躁鬱症了嗎?」

躁鬱症是個很古老的疾病,而且,往往跟我們想的有很大的不同。
大家很容易就字面上來解釋,特別是『躁』。

中文對於『躁』就是解釋成煩躁。
所以當我們的心情合併了煩躁與憂鬱,就會被說成是躁鬱症。
事實上,這種合併躁的情況的憂鬱症,在診斷上是被歸類為非典型憂鬱症(Atypical depression)。
跟躁鬱症一點關係也沒有。

那我們所說的躁鬱症又是什麼呢?
躁鬱症的正式疾病名稱,叫做雙極性情感疾患(Bipolar disorder)。
所謂的雙極性,就是情感的表現出現了兩個極端 – 憂鬱以及躁症(Depressive and manic episodes)。
憂鬱我們都可以理解,但是這裡提到的『躁症』又是什麼呢?

我們說個案會出現兩種極端的情緒,既然我們可以了解憂鬱,那憂鬱的另一個極端其實不難想像。
極度的快樂、自我的膨脹、覺得自己無所不能、思緒飛躍、容易生氣、活動力變好、幾乎不需要睡覺…
這就是我們所說的『躁症』(mania)。

躁症通常會有進程,從個案開始出現失眠,然後逐漸的體力大增。
情緒的變化從好,然後是極度的愉悅,再來就會開始容易生氣。
思考的部分開始從腦筋變好,然後是思想飛躍,再來會出現跨大與自己無所不能的妄想。
最明顯的是行為的改變,說話變快、動作也變粗暴、不合理的瘋狂投資與花錢,幾乎無法靜止。
最嚴重的情況會陷入沈默(因為大腦速度運作過快,嘴巴已經沒辦法說出來了),
甚至會出現嚴重的聽或是是幻覺,然後跟著出現暴力行為。

躁鬱症是年輕人的疾病,好發於 20 歲上下。
根據研究,通常有躁鬱症的人,會現出現一段憂鬱的時期,再轉換成躁期。
第一次的躁症發作通常非常嚴重,家屬會覺得個案好像被附身一樣個性大變。
如果不及早治療,個案的精神狀態會越來越混亂,甚至出現自傷或是傷人的情況。
我們的經驗上,很少個案在這個階段能在家治療的(也就是幾乎都要住院了)。

躁鬱症的另一個時期是緊接在躁期之後的鬱期。
個案常常會形容自己的心情像是從雲端一下子跌落谷底。
這樣的心情巨大反差,以及不斷地在躁與鬱之間上下波動,讓躁鬱症的個案非常痛苦。
尤其是鬱的時間會遠超過躁的時間,更會讓個案容易出現自殺的想法。
(大部分的個案喜歡自己停留在輕躁的階段,心情與各種能力都是最好的階段)

臨床上我們觀察到的躁鬱症患者,像是作家、音樂家、美術家等等,如果是躁鬱症的患者的話。
在躁期發作時就會有許多超乎想像的作品,但是,一旦進入鬱期,就會工作完全停擺。

總之,躁鬱症與我們想像的有很大的不同。
第一次躁症的患者多出現在年輕人,對功能與家庭會造成極大的損害。
一定要儘速就醫治療,如果危險性過高,也必須要考慮住院。

 

 

 

2017-08-04
by ryoko
0 comments

8/5 (六) 休診公告

親愛的朋友們~
再次提醒您~
因為爸爸要接受縣政府模範父親表揚🎉🎉
於 8/5 (六)上午會休診一次~
造成您的不便,敬請原諒~

2017-08-04
by ryoko
0 comments

潰堤的世界,急性壓力症 (Acute Stress Disorder)

「在母親過世後我突然覺得自己很開心,我應該要傷心的,但是我好難控制…」

急性壓力症 (Acute stress disorder) 會出現在各個年齡層。

我們每天都會面臨壓力,但是不是每種壓力都會造成急性壓力症。
急性壓力指的是這個壓力會大到個案出現極度的恐懼、害怕、甚至是瞬間失去意識。
這樣的壓力常常是個案目睹到他人的死亡,或者是自己或他人面臨瞬間可能死亡或重傷的事件。
或者,目睹或是經歷一個極大的事件可以瞬間極度創傷個人的身心靈。

急性壓力症的定義在數天之內發生,最長不超過一個月。
如果超過了一個月以上,就會演變成創傷後症候群。

急性壓力症的表現很多樣性,甚至是令人驚恐。
個案可能在急性壓力下經歷解離的狀態 (Dissociation)。
在這樣的狀態底下,情緒的變化變得非常詭異。(Inappropriate mood)
我們可以看到個案在描述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件,但是語氣淡漠,甚至是表達出高興的模樣。
但是在同一時間,又可以看到個案眼淚直流。
感覺非常的不真實(Derealization),
好像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在看整個事件發生的經過一樣。(Depersonalization)
有的個案會嚴重到進入到失憶的狀態 (Amnesia)。

在一些更嚴重的個案,甚至會有退化的現象 (Regression and deterioration)
這樣的個案會退化到類似小朋友的階段,會有語言、心智、行為的退化行為。

然後個案會有事件在腦中不斷的重現 (Arousal),並且有逃避的行為 (Avoidance)。
因為恐懼、憂鬱、焦慮,個案也會有嚴重的注意力無法集中,記憶力退化,失眠等症狀。

在這個不管是情緒、行為、認知都嚴重受損的階段,個案變得相當危險。
是自我傷害甚至是自殺的高危險時期。

急性壓力症並不少見,但是症狀表現非常的多樣性。
千萬不要低估這個時期的危險性。
家屬除了陪伴,多傾聽,更要非常的注意跟監控個案的行為。

如果有急性壓力症,一定要儘快就醫。

2017-07-26
by ryoko
0 comments

出現幻聽很危險嗎? 該怎麼辦才好?

「我會聽到一些人在說話,特別是跟我說話,但是看不到他們在哪裡…」

在上次提到幻聽 (Auditory Hallucination) 的主題中,我們有提到了幻聽的性質與如何分辨。
這次我們要來談到幻聽的危險性評估。

幻聽可以出現在很多的生理疾病狀況下,大部分都是嚴重的疾患。
比方說,嚴重身體疾病導致的譫妄狀態 (Delirium) ,失智症、或是像是癌症末期等。
這個時候,幻聽內容反而不是評估的重點,幻聽或者更容易出現的視幻覺,反而是重病的指標。

在精神疾病部分,出現幻聽的疾病,通常也是重大的疾病。
比方說 思覺失調症 (Schizophrenia)、精神病狀態的躁症 (mania with psychotic feature)、精神病狀態的鬱症 (Depression with psychotic feature)。
這些精神疾病的幻聽內容,是值得進一步探討的,也是這篇文章想要討論的危險性評估。

幻聽的內容,在精神疾病像是思覺失調症及精神病狀態的鬱症,多是以咒罵跟批評為主。
像是鬱症的患者,幻聽會罵他、說他沒用,有時會讓個案一直處在激動狀態下。
思覺失調症的幻聽內容則會有多樣性,除了咒罵,有時會有聊天,給與指示,或甚至是禁制等命令。

危險性的評估,在於個案對於幻聽如何反應。
比方說,會因為聽到咒罵而出現反擊的動作嗎? 
或者是,幻聽的內容會給予指示,作出危險的舉動嗎?
甚至,幻聽會控制個案的思想與行為,讓他完全照著幻聽的命令作事情呢?

在憂鬱症的病人,必須小心幻聽會引導病人出現自殘或是自殺的舉動。
通常病人的反應是受不了幻聽不斷的責罵,或是幻聽建議個案早點結束生命。

在思覺失調症的病人,則必須小心病人沉浸在幻聽的世界中。
最危險的部分是幻聽會指示或是控制病人,從事危險的舉動。

幻聽本身具有相當的多樣性,並不是幻聽的出現就代表了危險性。
只是,在臨床上,除了盡力減少幻聽的頻率與對生活的干擾,我們還必須要時時監控幻聽的內容。
如果幻聽的內容開始出現變異,或是開始合併行為出現,就必須要快點就醫治療。

 

2017-07-24
by ryoko
0 comments

為什麼他就是不會「為了我改變」? 這是人格特質阿~ (Personality)

「我覺得我的男朋友都不會試著改變看看,他的個性一直都一樣…」
我們很常在治療中遇到這樣的對話,抱怨為什麼個性不會變。

為什麼個性很難變,甚至是,個性就是不會變。
這牽涉到一個根本的問題,什麼是人格特質 (personality) 呢?

所謂的人格,指的是一個人所獨有的思考、行為、處理事情的態度、與人相處的模式。
這樣的模式是長期、穩定、幾乎不會有改變的,所以,具備了一定的「可預測性」。

簡單的說,如果一件事情發生在你的男/女朋友身上,你可以猜到他/她會怎麼反應。
通常準確率會非常的高,幾乎很難有例外發生。
因為這就是人格特質的作用,不會讓你有「他好像被附身了,怎麼換了一個人的感覺。」

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們的人格發展從小開始,一直到青春期後就會呈現穩定的狀態。
雖然說,隨著年紀,我們的人生觀會有所修正(艾瑞克森的發展理論),但是大體上不會更動太多。
這也就是我們之所以為「我們」的概念,不會一直像被洗腦一樣個性大變。
(這個說法也很有問題,精神科的洗腦也是不會改變人格的)

既然我們知道人格是很穩定的,就要去思考另一個重要的問題。

「個性的改變,是有可能發生的嗎?」

以精神科醫師的角度來說,這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簡單的說,如果你的另一半來接受精神科治療,希望可以改變個性。
有沒有可能在治療之後,除了外表跟聲音都一樣,他突然像是換了一個靈魂,讓你認不出來呢?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其實這也可以自問自答,你願意變成另外一個人嗎?)

如果真的個性這麼難以改變,那我們該怎麼辦呢?
原則上,如果就短期治療而言,我們不會把目標擺在改變個性。
(肚子餓,先從種稻子開始嗎?那應該會先餓昏倒。)
我們會先探討,有沒有可能在現有個性不變下,找到適應的方式。

這也是我很常建議情侶或是夫妻的,不要把期待放在對方或是自己的個性會改變。
我們常遇到情侶說:「結婚後,一切就應該會不一樣了。」
但是事實上往往不是這樣,不能接受的部份,也不會因為結婚後就會改變。

找到可以適應的方式,遠比期待個性改變來的實際多了。

2017-07-12
by ryoko
0 comments

初級思考 (Primary thinking process) 與次級思考


「我覺得我的孩子雖然很多事情做不好,但是他說話很真。」
在討論思覺失調症 (舊稱為精神分裂症) 的時候,我們會提到初級與次級思考。

什麼是初級思考 (Primary thinking process) 呢?
我們在腦海中出現的想法,不加修飾的部分,就是所謂的初級思考。
初級思考可以說來自於我們內心的真實想法。
原始的需求或是慾望,在初級思考中完整的呈現。
每個人都會有初級思考模式,在小孩子特別容易看到表現在言行上。
我們常聽到的像是「童言童語」、「童言無忌」,大概就是這樣的表現。
初級思考模式並不會消失,只是隨著年紀增長,往往就不會外顯。
也就是說,我們不會將這樣的思考結果,表露在我們的言語或是行為上。

一般我們看到的,多半是次級思考 (Secondary thinking process) 的結果。
也就是說,我們會將初級思考的產物,再次地進行把關與修飾。
一些過度危險而且不合宜的內容,可能會被刪去。
我們想要達成的想法,可能要經過一些包裝、掩飾,然後才能說出口。
再者,我們要審查我們講出來的內容,有沒有可能傷害別人或是自己。
因此,次級思考可以用一個成語來形容- 「謹言慎行」。

為什麼我們會在思覺失調症提到這樣的思考模式呢?
因為思覺失調症的個案大多都是採取初級思考模式,並且直接表現。
這也是我們以前常常聽到老師輩的醫師,很喜歡與思覺失調症的個案相處。

我記得以前老師們會跟我們提到他們的見解。
他們認為思覺失調症的個案比一般人可愛多了。
失覺失調症的個案雖然會有妄想與幻覺,但是他們都是愛恨分明的。
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想到什麼就是說出什麼,不會掩飾自己。
我們一般人採用次級思考模式,內心在想什麼很難懂,甚至充滿心機。
初級思考模式就單純多了,看到什麼就是什麼,不用諜對諜。

其實不只是失覺失調症,像是躁症的病人,也會傾向初級思考模式。
想法非常自然的就表現出來,完全沒有隱藏或是修飾過的痕跡。

所以老師們的結論就是,沒病的人比有病的人可怕多了~
您的看法呢?

2017-07-10
by ryoko
0 comments

壓力與夢境


「我作了一個很可怕的惡夢,我夢到…突然死掉…」

每個人都有作惡夢的經驗,相信這樣的經驗都會讓人很不愉快。

我們為什麼會作夢呢?作夢的用意到底是什麼呢?
在古老的年代,作夢是一件大事。
中國古代像是門神的由來,就是因為唐太宗李世民作了一個惡夢,才有現今的門神。
作夢帶有很多玄學的色彩在其中,一直到現在解夢與預知未來,一直都相當熱門。

在西方的發展,與精神科相關的,莫過於佛洛伊德。
佛洛伊德在早期為了要尋找潛意識對於人的影響,開始了夢的解析。
可以看到他對於夢有相當多的見解。
像是夢的材料大部分來自生活的事件,並且,他非常的傾向於給予性的解釋。
很多夢境出現的東西,他都會以性器官的隱喻來說明。
這樣的夢境解釋方式,當然對社會大眾是很大的衝擊,也讓他的夢的解析飽受抨擊。
這跟他的學說概念有很大的關係,因為他認為性是人的原始動力。

到了後現代,又是怎麼看待夢境呢?
神經生理學家會將夢視為一種大腦功能性的存在。
在快速動眼時期 (REM),作夢可以維持生理機能,並且對於人體代謝有益。

精神科的教科書中,事實上已經沒有解夢的相關議題了。
某一部分我們承接了佛洛伊德的觀點,夢的材料來自於生活。
也就是說,生活上的壓力,某些與壓力相關的事件,更容易出現在夢境當中。
比方說,我們覺得生活上的某人很重要,覺得害怕失去一些關係,就有可能夢到某人的死去。
這對精神科的角度而言,並不是玄學般的預知能力出現。
我們會擔憂那些事情,是因為這些事情有發生的可能性,所以我們會擔憂,即使發生的機會很低。
在夢境中,這些擔憂或者說是壓力會轉化樣貌出現,拼湊出來作為夢境的故事。

壓力本身也會促進作夢的發生,雖然這個說法是有問題的。
因為每個人每天都在作夢,只是大部分的人都不會有感覺。
因為作夢的最後一個階段,在我們醒來就會忘記了。
但是如果生活壓力很大,就會讓睡眠受到影響。
壓力大的人很容易記得作夢的內容,加上多是作惡夢,就會讓壓力雪上加霜。

你今天作夢了嗎?
仔細回想一下內容,是不是你生活中在意的事情,在夢境中重演了一次呢?